第17章 知真相,决报复

作者:二馨儿|发布时间:2020-01-13 11:25|字数:2269

是个三分钟的视频,内容是我女儿死的头一晚,即将和周霖川结婚的女人进了我女儿的房间,并往她的输液管里加了某样东西。

我看后气得浑身发抖,手脚发软,全身的血液集中往脑袋上冲,令我头晕目眩。

第一想法是联系周霖川,女儿是他的,未婚妻是他的,他需要知道真相并作出决断。

可我头脑一片混乱,试了几次才把手机锁解开,却又忘了他的号码,凭着记忆打了几十个才打对。

可回答我的,却是嘟嘟嘟的忙音,原来他也把我拉黑了。我尝试用其他通讯工具联系他,也同样如此。

我当机立断,拿上身份证赶往机场,搭最后一趟夜班机来到湛城,打出租来到原先住的地方。

我不确定周霖川有没有搬家,只能动静极大的又按门铃又敲门,没想到来开门的正是害死我女儿的人,宋可伶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我上手就甩了她一耳光:“你个杀人犯!”

她踉跄着退后几步,站稳后也想打我,我躲开并揪住她的衣领:“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女儿,为什么!”

她怔了几秒,忽而抬头笑了:“乔一对吧?你在说什么胡话?我害死你女儿?证据呢?”

“证据在这儿,”我拿出U盘,“你进我女儿病房并往输液管里加药的视频,就在这里面!我要把它交给周霖川,交给警察,把你的罪名公之于众,让你受万人唾弃!”

可她不仅没有一丝惧色,还双手环胸趾高气扬地说:“尽管去告,看警察抓的是你还是我。”

“法治社会,你以为你有权有势就能只手遮天?”

“虽然能,但我的意思是我没做过这事,你后脚踏进警局,我的律师团前脚就会以诽谤陷害的罪名起诉你。”

她镇定自若的样子不像是装的,令我起了疑:“你真没做过?”

“你找个专业人士鉴定下不就清楚了?”

她说完就进屋,并砸上了门,我将信将疑的找了广告公司的人做视频分析。

结果这视频还真是PS的,有人把宋可伶的脑袋P到了另一个人身上。也就是说,确实有人往我女儿的输液管里加了东西,但这个人却不是宋可伶。

因为视频在PS前就做过处理,分辨不出那人的面目,想弄清楚就得去找视频母带。

可这视频很明显是手机拍摄的,我去哪儿找呢?

这番折腾天已大亮,我认识的人中,也就周霖川最神通广大,他这时候应该在公司,我当即赶往周氏大楼。

周氏门禁森严,没有员工卡根本进不去,找前台登记又得走预约形式,我心里揣着一捧火根本等不了。

在门口徘徊时好像有人叫我,我循声回头,竟是唐婧如。

看到她时我有点意外,她是周柏松的得力干将,以为周柏松被判刑后,周霖川会清除残余势力,没想到她还留在公司。这样想着,我和她打了招呼。

她走过来:“还以为认错人了呢,不过你怎么会在这儿,找周总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个……”她犹豫了下,“他都要娶别人了,你该往前看。”

“我是有别的急事找他,你能帮我转达吗?”

她犹豫了下,说:“我不便插手上司的私事,但周总今天在外面见客,我正要过去,但若你想跟踪我,我也没办法阻止。”

我意会过来她在帮我,忙不迭道谢。

她做了个嘘的手势:“低调。”

我搭她的车来到酒店,唐婧如指指楼上:“他在306号房包间,客人应该还没到,就他一人在,你赶紧上去吧,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别透露是我带你来的就行。”

我吸了口气,三步并两步来到306门口,门是虚掩着的,我刚想敲门就听到周霖川说了我的名字。

“乔一那边什么情况?”

我收回敲门的手,透过缝隙看到他在打电话:“继续盯着她,乔意的事尽快处理干净,别让她知道。”

对方说了什么后,他又说:“对,人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,千万不能被乔一发觉。”

乔意的什么事要处理干净?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

本想推门追问,可我脑袋里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,莫非女儿是他……

这个想法冒出脑袋的瞬间,就快把我逼疯了。可我丧失了质问的底气,踉跄的逃走了。

我心里特别纠结难受,急着找人倾诉,陈恬恬自然是头号对象。

以为她会反驳,说中间有误会,可她却说:“其实我最近有些无法面对你,我对你有愧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

“小意儿死的头一晚,周霖川说我整日照顾她太辛苦了,说他替我一夜的班,给了我一笔钱让我逛逛街。可第二天凌晨乔意就死了,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。”

“也……许只是巧合呢?”我心理上,还是无法接受亲生爸爸害死女儿这一假设。

“我起初也这样认为,可是乔一,我住进别墅照顾你时收拾房间,在他书房里看见了些东西……”

“什……什么?”

“周霖川忘了关电脑,屏幕亮着,我原本只是想帮他关机,却看到页面停在邮箱上,上面有你和乔意为名的邮件。好奇心驱使我点开,原来他在你投简历那天就找人调查你,也就说是,你住进他家前,他对你和小意儿的事已了如指掌。”

我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:“真的?”

“我亲眼看见的!”

“可他说我在被抓时他才认出我的。”

陈恬恬有些着急:“他是骗你的,乔一,我感觉他从未对你说过真话。从你主动找上他起,他就在利用你帮他完成复仇大计,目的达到后他就害死小意儿,并颠倒黑白让你愧疚得主动离开他。”

我崩溃的哭出声来: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?”

“你之前的精神状况很糟,如果知道这些,肯定承受不住。后来你离开了他振作起来,我又觉得死者不能复生,就做了让这些猜忌烂在我肚子里的决定,如今你发现了端倪来问我,我才和你说这些的。”

我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消化这些东西,心理上从震惊、愤怒,慢慢归为平静。

周霖川下得一手好棋,把我和女儿都当做他成功上位的踏脚石。

可人生如棋,这一次,换我做操盘人,我要搭上命和他玩一局生死局。

周霖川和宋可伶大婚那天,我乔转成宾客混进婚礼场地,在主持人询问有没有反对他们时,我举高双手猛挥:“我反对!”

这番询问,不过是西式婚礼的假模假式,众人惊愕的看向我。

而我无惧所有目光,微笑着走向周霖川。

我要做最美的罂粟花,致美却也最致命!

曾经他让我生不如死,以后我要让他生死两难!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/static/images/bonus/nuomi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1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2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3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4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5.png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>>
赠言: